无题 20140506

王小波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整夜不睡,就着月光用钢笔在镜子上写诗,写完又抹掉,直到整个镜子都变成了墨水的蓝色。背上沐浴月光的少年,和年轻的诗,这在我的想象里是最浪漫的画面

谢谢

最近重新返回了博客,倒不是一帆风顺:在和服务器提供商打交道的同时遇到了不小的麻烦,为了抢着保存博客内的内容颇费了一些口舌。终究没能留得住外观。

外观之于博客,说到底不过是皮囊之于人;现在朴素的外观反而越看越喜欢起来。大概没有那些花哨的distraction,内心反倒更加宁静些。

再说到最近看的书。除了走马观花之外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教益。《喧哗与骚动》是一本很难啃的书(至少第一次读的话会是)。即使是有导读的帮助,在意识流里理清人物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这本书需要读第二次来理清思绪。第一次读完的感受,人都在承受自己作为所导致的苦难,善良的人犹是如此;不过因为善良而拥有了更多的承受的力量罢了,道德的力量。

人真的很渺小而脆弱,有谁听说过精神上被摧毁的动物呢。而这个时代,要摧毁一个人未免也太过容易了。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算是第二次读。略带玄幻的书。不深读的话或许和小王子差不多。天命这个东西过于遥远,信仰这个东西又过于抽象。或许这是我脆弱的缘故之一。

17

我看到他们谈到婚姻,好像是没风稻田里枯黄的草。

在冬天里的烈日里被炙烤。

你从田里走过来,不动声色的,掀起了浪花。

有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越来越丧失了写超过140个字的长篇文字的能力。似乎很多感触用鼠标就能够表明,而脑袋里的想法简化成了右手食指的触觉 (E.T.梗,笑~)。

一如既往的坐在电脑跟前似乎整个人就开始放空,不知道做什么才是最好的,亟需解决的问题正在眼前叫嚣,而勇气在等待中消磨,理想在失败中风干。

最近喜欢黑色的意向,从黑夜到深渊到抽象的无穷,不过也只是矫情的无病呻吟。内心有膨胀的感情和欲望,和同时存在的自卑与无力相得益彰。

于是变得空虚莫名。即使在最忙的时候也填不满内心深处的空洞,像等待孩子的积木,落满灰尘。

无题

今天看了《佛兰德斯的狗》,有句关于尊严的评论让我廉价的同情心变得一文不值。

真是温柔的电影。

除了死之外我想不到更加尊严而崇高的方式。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用finite difference摆脱囚徒困境

他妈的骑车的时候构思好整篇构造了但是坐到电脑跟前就完全不想写了真是一个明媚忧伤的午后啊!

半年之内补起来。

———————-

完了过了两个多月忘记当时怎么想的了。。。。。。 29/08/2013

不存在的日志

在path上发了条状态

写了篇日志《不存在的日志》

觉得是个不错的卡尔维诺的梗,(因为日志其实并不存在),虽然不太好笑。却突发奇想决定写一篇这个题目的日志。一方面,在发状态的时候日志并不存在,另一方面在承认并无日志存在(笑话才成立)的情况下写下这篇文字。

我就这样,在短短的时间里,两次背叛了自己。

不知道在写什么

那天一如既往的阴沉,屋子里的暖炉让外面呼啸的风变得不像是真的。这样的天气让写马上需要交给导师的研究计划变成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一方面眼前的电脑屏幕除了大标题《解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上帝》之外空白一片,笔的后端几乎已经要被咬烂了,握鼠标的手腕上也长出了深红色的茧—若是有朝一日破开,有蜕变的飞虫爬出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另一方面,茶杯里的茶几乎要凉了,甚至不需要续了又续,英国的茶很快就没了滋味,茶香里掺着氯气的味道,惨淡的白;茶包剩的不多了,或许要添加到下次超市的购物单上。为了完成这份研究计划我已经在房间里蛰伏了一冬,而我的导师正在遥远的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西海岸逍遥的享受美好的阳光。顺便提一下我的导师是个中年半秃的男人,以欧洲人的标准而言他算是小个子,但若是只看脑袋的大小他大概能以一己之力拉高整个研究组均值的一倍;但正是这个头发稀疏本应在发福的身材和发福的人生目标里体会中年危机的男人,每日从阳光明媚的海滩上对我的研究计划发回邮件冷嘲热讽“脑袋被牛碾过的人才会写出这么烂的计划”、“你的计划比我老婆的三明治更糟糕”—这一点我可以证明,他家大概有我在欧洲见识的最豪华的厨房,但他仍是每日出去吃饭,并尽可能一切的机会离开英国去其他地方。

对于这件事情,我的英国室友艾玛一直对我嗤之以鼻—很明显,这不会对事态有任何帮助—和大部分英国女性一样,她对任何事情都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现在这姑娘正垫着我的枕头坐在我的沙发椅上,脚直接挂在我的床上,用我的开水壶给自己续茶。“姜,你完全已经是个受气包了。这样的导师你都能忍受,我真是怀疑你是不是有受虐狂的倾向。不如我替你把计划写了,你去帮我买菜吧。” 学文学的人思维就是充满了跳跃性。艾玛的话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要证明我是受虐狂需要满足这样几个条件,1.我导师有虐待我的倾向,2.我从被虐待的行为里得到了无上的愉悦和喜乐;第一个条件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偏偏无法证实—亲自向他求证这种事情,我还是希望留到拿到学位之后再说;第二个条件却让我不得不质疑自己有没有正确的思维能力自主的产生对这种折磨人的反复修改中毫无乐趣可言的想法。如果接受艾玛的提议,以提议的无理性,毫无疑问说明了无道理的要求对我更有吸引力,因此我是受虐狂;如果不接受艾玛的提议,继续咬笔头,在枯燥的工作里不可自拔,更是认定了我是受虐狂。这个问题让我陷入了两难而毫无选择的局面。而唯一的出路就是让她迅速的忘记刚才的话题。我把笔甩到桌上,顺便把电水壶接了过来,“你知道中世纪在意大利的某个村落,村子里最健壮的年轻人一旦向自己心爱的姑娘示爱便会被立刻派上战场,直到生还归来,因为这是上帝的决意。”

“我只宁可自己不是那个姑娘。”

“如果是这样,恐怕还是死在战场上好,人如果陷入无法决定自己生活的境地,和死了也没有两样了。”

“你对他人毫无信心啊。”

“又岂止是他人呢?”

最近有些事改变了我对人生的看法,变化来得比想象更微妙些,一如赌博时因为胜负不剧烈而显得容易接受,却全盘皆输了。

稳稳的幸福

有一天,你突然走在陡峭的山路上,你身体紧紧贴着没有温度的石壁,石壁上生长着枯黄的短草,你侧着脸看着路的一侧,这样子便不用呼吸岩壁一道道坎坷里潮湿的空气。你的贴在石壁上不能移动,风往后拽着你,在耳朵后呼啸,然后在脚下的山崖下唱起快乐的歌,你左脚向左挪动了一公分,半颗石子顺着山崖滑下去,清脆的敲打回响和山风愉快的和声。

我在哪,你疑惑着。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你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你不敢远眺,只用眼角生生的盯着脚边的碎石,远眺的晕眩或许就会让你失足而丢掉生命吧。你也不敢喊,这荒凉的山上,谁会听到你的声音。

你的脚尖发凉,小腿一阵阵发紧,高山上体温在快速的流逝。我必须向前移动,你决定。左手向左边的石壁摸过去,摩擦力比想象的强,而岩壁比看起来更加参差嶙峋。右手弯起用四根手指握住身侧的半片突起的灰石,身体艰难的向左倾,左脚试探着伸出去,踩实了,慢慢的把重心移过来,右脚顺着收进来。

你不敢大声吐气,头上渗出了汗。眼角的路在无限的延伸,手心冰凉的潮湿里传来的心跳像暴雷一般,随时宣判着迷途的孤独登山者接受的判决。